1. 热线电话:400-030-1161
  2. 有事您Q我
  3. 旺旺在线咨询
民谣吉他
古典吉他
电箱吉他

栏目列表

热点内容

特别推荐

当前位置: 首页 >吉他业界新闻
分享到:

鲍勃-迪伦70大寿 滚石杂志评选十大经典歌曲

  • 时间:
  • 2011-5-30 11:04:33
  • 作者:
  • 佚名
  • 点击:

 Like A Rolling Stone》被评为迪伦的最佳歌曲

  据国外媒体报道,5月24日是美国民谣摇滚传奇人物鲍勃-迪伦(Bob Dylan)七十岁的生日,滚石杂志评选出了迪伦的“十大名曲”,详细的回顾了鲍勃-迪伦近五十年的光辉音乐生涯。

  十首最伟大歌曲:

  10 'Every Grain of Sand' 选自《Shot of Love》  1981年

  “这首歌就像是一首伟大的大卫赞美诗,”波诺(Bono)在谈到《Every Grain of Sand》时说。《Shot of Love》专辑中这首引人入胜的歌谣给鲍勃-迪伦这张公开为宗教创作的专辑画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。神秘主义与圣经的共鸣并存,这首歌中的迪伦放弃了对宗教作品的那份自以为是,转而交出的是一份绝望的拯救祈祷。福音音乐人克莱蒂-金(Clydie King)在这首歌中低调伴唱,迪伦说:“我听到她的呼吸时我就会很清醒。”《Every Grain of Sand》中蕴含着一股动人的谦卑之情,“有时候我转过头,的确有人在那,而在另外一些时候,这里只有我,”他唱到。波诺评价这首歌时说:“迪伦不再对着全世界哀嚎,他开始将自己打开。”

  后来,迪伦自己把《Every Grain of Sand》称作是“一首自然而然来到我身边的灵感之歌.。。我感觉它就像是从其他某个地方来到我的身边,而我只是负责把词写下来。”

  9 'Visions of Johanna'选自《Blonde On Blonde》 1966年

  《Visions of Johanna》是一首杰作,无论对于创作人本人还是对于写歌的可能性这两方面都是一次突破。这首歌用了很长的篇幅详细描绘了纽约城的一个令人眩晕的夜晚,歌词的画面感极强,而且包含了一些对性的渴望。五段长的歌词中包括了迪伦对一个女人和Louise的敏锐分析,以及他对一个根本不存在的完美人物的渴望。Johanna可能根本不存在,但她却使迪伦沉溺。“它是非凡的,”波诺谈到这首歌时曾说,“他写这整首歌似乎是跟一个女孩有关,里面有那么多关于这个女孩的描述,但这并不是真正在他脑子里的女孩!这是其他的人!”

  很讽刺的是,迪伦这首佳作是在1965年他结婚之后不久创作的。在1965年12月的一场演出中,迪伦第一次演唱了这首歌,而当时台下的观众有他的前女友琼-贝茨(Joan Baez)和垮掉派诗人艾伦-金斯伯格(Allen Ginsberg)。此后,在1966年的世界巡演中,迪伦在每一场演出中都唱了这首歌。

  “现在我还时常演唱这首歌曲,”迪伦在1985年接受采访时说,“现在它和当年一样站的住脚,可能在某些方面来说它现在对我比当年还更有意义。”

  8 'Mr. Tambourine Man’选自专辑《Bringing It All Back Home》1965年 (David Crosby评论)

  我所能说的就是,飞鸟乐队(The Byrds)录制的《Mr. Tambourine Man》是第一次有人在电台中演唱如诗歌一般的歌曲,当时,披头士乐队(The Beatles)还没有《Eleanor Rigby》和《A Day In the Life》,他们仍在创作《Ooh,baby》。鲍勃的歌词太美了,“一只手自由的挥舞,在钻石的天空下起舞”,当时这句词曾深深打动我。在《Mr. Tambourine Man》的时代,我认为他发现了自己作为诗人的一面。

  早年我曾在纽约的Gerde的民谣城看过鲍勃的演出,当时,大家都在谈论他。我看过他的表演在想,“操,我能比他唱的好,为什么他们都在大惊小怪的讨论他?”然后,我开始真正的聆听迪伦。我几乎要离开,就站在那。诚实地说,我认为飞鸟乐队是将鲍勃演绎的最好的音乐人。鲍勃没有想到我们会以这种方式改编这首歌,当他来到我们录音室,听到我们在排练演唱《Mr. Tambourine Man》的时候,他非常兴奋。我认为听到我们演唱的这首《Mr. Tambourine Man》是迪伦后来转变成为摇滚歌手的原因之一。当时听完之后说,“等一下,这是我的歌啊,”他仔细听了两个版本的不同之处。

  7 'It's Alright, Ma (I'm Only Bleeding)' 选自《Bringing It All Back Home》 1965年

  “我不知道我是怎么写出来这些歌的,”迪伦在2004年谈到《It's Alright, Ma。》时中肯地说。“试着坐下来再写一些像这样的东西,我试过一次。现在我只能做其他的事情,这个已经不行了。”

  1964年夏天,迪伦在伍德斯托克创作了这首歌,当时,琼-贝茨(Joan Baez)、咪咪-法里纳(Mimi Farina)和理查德-法里纳(Richard Farina)还都是迪伦家的常客。在这首歌中,迪伦将原本想好的政治化的歌词做了一些改动。与其指责当今文化中那些明显的漏洞,迪伦在这首歌中干脆将以往那些破旧的东西撕得粉碎,迪伦说,一切都是虚荣、虚伪和虚假的鼓吹。

  《It's Alright, Ma (I'm Only Bleeding)》是光彩夺目的,整首歌曲有着极其复杂的韵律。歌词可以看出Arthur Koestler (《Darkness at Noon》作者)和传道书(The Book of Ecclesiastes)对迪伦的影响。这首歌对于迪伦来说是很微妙的,就像是他音乐生涯某一特定时刻的缩影,像他足够幸运拥有的一块宝石,而不是需要靠制造者才能理解的一台机器。1980年,迪伦在谈到这首歌时说,“很难将现在的自己与当年创作歌曲时的那个自己联系在一起,但我依然能够演唱这首歌,很高兴我创作了这首歌曲。”

  6 'I Shall Be Released' 选自《Bob Dylan's Greatest Hits, Vol. 2》 1971年

  “大概在68年的时候,迪伦告诉我,他是如何创作一些短篇歌曲的,要每一行歌词都有具体的含义,”艾伦-金斯伯格(Allen Ginsberg)曾说过,“就在那段时期他写了一些歌,比如《I Shall Be Released》,这首歌里没有一个无用的词,甚至每一次断句的呼吸都是有含义的。”

  这造就了迪伦最受欢迎的歌曲之一,《I Shall Be Released》最初是迪伦与The Band在1967年地下卡带录音时录制的,第一版被收录在了《Bootleg Series 1-3》当中。1971年,迪伦第二次录了这首歌,被收录在精选集《Bob Dylan's Greatest Hits, Vol. 2》当中。粗糙的风琴与吉他撑起了迪伦这首急促的祈祷之歌,理查德-马努埃尔(Richard Manuel)在副歌部分的和声就像穿过那污迹斑斑玻璃窗的阳光一样。多年以后,到了八十年代中期,音乐人大卫-克罗斯比(David Crosby)在德克萨斯监狱坐牢时经常会唱起这首歌副歌部分那句“Any day now, any day now/I shall be released”。因涉毒和携枪,克罗斯比在监狱里呆了九个月。“我把这首歌的词写在墙上,”他回忆说,“我花了很长时间,但我做了。我记得当时真正从心底被这首歌打动。”

  5 'All Along the Watchtower'选自《John Wesley Harding》  1967年

  你可以说玩笑与偷窃是迪伦艺术的双生儿,而这首一共有12行歌词的杰作讲述的正是一个爱讲笑话的人(他相信自己正在被人抢夺)和一个小偷(他认为一切都是笑话)的故事,这恰好渗透到了迪伦作品的核心当中。这首“瞭望塔”是迪伦最令人难以忘怀的旋律,当讲笑话的人和小偷在交谈的时候,整首歌以一种不祥的场景结束,两个骑马的人在靠近.。。留给听众无限的遐想。

  吉他大师吉米-亨德里克斯(Jimi Hendrix)演唱的《All Along the Watchtower》是为数不多深深影响到迪伦以后原唱的翻唱。在《John Wesley Harding》专辑上市几周之后,亨德里克斯就录制了这首翻唱作品,吉米将这首歌演绎的比原版强烈了很多,并加入了一段精彩绝伦的吉他Solo。“如果我是他,我也会以这种方式来演唱这首歌,”迪伦日后谈到亨德里克斯时说。

  4 'Just Like a Woman'选自《Blonde On Blonde》  1966年

  迪伦最优秀的抒情歌曲并不是一首情歌,《Just Like a Woman》描述了一种喜欢与失望相结合的复杂情感,创作时或许心存报复,但唱出来的时候却带有几分懊悔。独立的研究者们通常认为,迪伦在这首歌里指的这个女人就是沃霍尔女郎艾迪·塞吉维克(Edie Sedgwick)。无论是说谁,这首歌在另一方面更像是迪伦自己在感情方面上的一堂必修课 - 付出,索取,离开。    与此同时,这还是迪伦第一次涉足乡村摇滚风格,他的表现堪称伟大。迪伦与The Hawks乐队在这一年的演出中表现非常出色,但当大家开始关注这首歌中所表达的那份纠结的狂喜与绝望的时候,迪伦在纳什维尔的录音中删掉了这首歌。“真正理解歌中的这些细节可能需要一辈子,”创作人吉米-韦伯(Jimmy Webb)说,“我至今仍在惊叹,这首作品真是太了不起了。”

  3 'Tangled Up in Blue' 选自《Blood On the Tracks》 1975年

  “我用了十年的生活经验和两年时间来创作这首歌,”迪伦在现场演唱这首《Tangled Up in Blue》之前经常这么说。1974年,迪伦婚姻破裂,他将这段时间的个人经历写成了这首《Blood On The Tracks》的开场曲,这首歌是迪伦对伤害与怀旧最个人化的审视。迪伦的歌词非常透彻,态度介于认错与批评之间,而他非常尖锐的在其中提到了上世纪六十年代,那个时期唤起了他对乌托邦与一些破碎的承诺的记忆。迪伦悲凉的唱腔与如清风一般纯净的木吉他结合的天衣服缝,他曾在无数现场中改编过这首歌曲,但很少按照《Blood On the Tracks》专辑中录音版的编曲来唱这首歌。

  2 'A Hard Rain's A-Gonna Fall' 选自《The Freewheelin' Bob Dylan》  1963年

  这是那个时代由最伟大的抗议歌手写出的最伟大的抗议歌曲,一首近七分钟的民谣史诗。迪伦在歌中唱到了很多极其恐怖的画面(拿着枪和利剑的孩子,滴血的树),告诫人们天启即将到来。“歌词中每一行都可以是一首歌曲的开篇,”迪伦在当年接受采访时说,“但当我创作这首歌的时候,我想,我不可能有足够的时间来写所有这些歌,所以我把它们都放在了这首歌当中。”

  当时,核战争的传言在空气中弥漫,本张专辑中的《Talkin' World War III Blues》和《Let Me Die in My Footsteps》都非常清楚的说明了这一点。这首歌中提到的雨过于抽象了,不够精确。“我说的不是核尘雨,”迪伦说,“我的意思是有些东西该结束了,这迟早得发生。”

  1962年9月,鲍勃-迪伦在卡耐基大厅第一次演唱了这首歌,当时,他是一场民谣拼盘演唱会的表演者之一,那场演出的每位音乐人只有10分钟的表演时间。“鲍勃举起手来说,‘我该怎么办?我的一首歌就十分钟长了’,”那场演出的组织者皮特-西格(Pete Seeger)说。

  《A Hard Rain》是迪伦第一首公开唱到“末日”这个话题的歌,从此之后,“末日”开始成为他作品中一个重要的主题。《A Hard Rain's A-Gonna Fall》中翻滚的词句最终没有预言成功,但迪伦称,作为一个艺术家,他的责任是:无论在什么地方看到黑暗都要用歌唱与之斗争。“这是超越天才的创作,”感恩而死乐队(Grateful Dead)的成员鲍勃-威尔(Bob Weir)说,“我猜一定是天堂之门为他打开了,有什么东西在引导着他。”

  1 'Like a Rolling Stone'  选自《Highway 61 Revisited》 1965年 (节选Bono评论)

  在几乎所有关于迪伦最伟大歌曲的评选中,这首歌都是高居榜首。   

  从猫王时代开始,歌曲创作中就开始有了讽刺,后来,滚石乐队(Rolling Stones)也有。然而,鲍勃的讽刺跟他们都不一样,鲍勃在《Like a Rolling Stone》中的嘲讽能使烈酒闻起来像醋一样酸。

  这首歌对当时的流行音乐界来说是一次沉重的打击,迪伦在这首歌中的用词打击了一代人的创作。《Like a Rolling Stone》标志着一个反传统主义者的诞生,他将为摇滚时代带来最伟大的声音和破坏欲。对有些人来说,六十年代就是一场革命。格林威治村有另一些人架起了断头台,但这并不是为政治敌人准备的,而是为那些活在过去的那些老古董们。迪伦当时也有这个想法,而他本身也最能代表这个革命般的想法。后来横空出世的吉他巫师吉米-亨德里克斯承认自己在这方面是模仿迪伦。在后来一二十年中涌现出来的音乐类型中,无论是朋克、Grunge还是hip-hop,看看他们歌词里面的内容,你可能会问一个问题,“她从上流社会沦落到要为下一顿饭乞讨怎么如此之快?”或许这只是未来的一瞥,或许这只是一篇小说,一个被加工成歌曲的剧本。

  在那个时代,迪伦和他身边的人都非常不容易,他们要时刻观察着每一个人和每一件事。“如果你一无所有,你根本不会失去什么”这句歌词如今已经被印在T恤上。吉他手麦克-布鲁姆菲尔德(Mike Bloomfield)和键盘手阿尔-库珀(Al Kooper)在《Like A Rolling Stone》中的演奏是如此的生动和直接,这种感觉就像你看到油漆溅到画布上一样。

  迪伦在录音时经常会遇到乐手们不能完全理解他歌曲意思的情况,每个人录音时都像新手一样,开始慢慢了解,然后,随着对歌曲理解的深入他们开始逐渐感受到了发现的乐趣。当沟通的渴望存在的时候,必须的平等和要求相反一方的不妥协这两点是非常重要的,当这两点处在一个完美的平衡状态时,一切都会随着摇滚乐而发生,这就是迪伦在这首《Like A Rolling Stone》中所实现的。

  我不知道这首歌具体是写谁的,也不是特别关心这一点,然而,我见过一些人在抱怨这首歌是在写他们(其中一些人在1965年根本还没出生)。对我来说,真正感到兴奋的是,如此激进的一首歌居然在电台里大受欢迎,成为了热门单曲。世界被一个古怪的嗓音、一个浪漫的灵魂改变了。

  我喜欢听那些有颠覆性的歌,这也是我后来组乐队的原因,大卫-鲍伊(David Bowie)的《heroes》、拱廊之火(Arcade Fire)的《Rebellion (Lies)》、快乐分裂(Joy Division)的《Love Will Tear Us Apart》、马文-盖耶(Marvin Gaye)的《Sexual Healing》、涅槃(Nirvana)的《Smells Like Teen Spirit》和公敌(Public Enemy)的《Fight the Power》都是改变一切的歌曲。然而坐在这一切之上的是我们的国王迪伦,他是美与真理的魔术师,是穿着圆点衫属于我们的莎士比亚。这就是为什么在他之后的每一位创作人都情愿追随着他的步伐,这也是我这个卑微的爱尔兰诗人以此为傲的原因,永远都是。


相关文章:
[吉他业界新闻]鲍勃-迪伦开录新专辑
[吉他业界新闻]鲍勃-迪伦承认吸过毒

  • 上一篇文章:
  • 下一篇文章:
  • 订单查询 - 交易条款 - 隐私保护 - 联系我们 - 公司简介 - 产品批发与合作 - 配送范围及时间 - 购物流程
    2008◎深圳吉他村 版权所有 ICP备案序号:粤ICP备10022653号